当前位置: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>> 法官风采 >> 浏览文章

“听民声,解民忧”用其一生践行司法为民
更新时间:2016/6/23 15:58:56 作者:佚名 浏览次数: 来源:本站原创

“听民声,解民忧”用其一生践行司法为民

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记我院党组成员、政工科长吴汉雄

 

2014年12月13日,这一天天气依旧明朗,全院干警也像往常一样忙碌地工作着。但这一天,办公室里少了往常活跃的气氛,干警的脸上也少了那份愉悦,大家心里头难免都笼罩了层黑纱。因为这一天,党组成员、政工科长吴汉雄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吴汉雄,1990年进入法院,在我院南丰法庭工作了20年,后任党组成员、政工科科长、审委会委员。24年来,他默默地为法院付出,默默地为司法工作奉献,为做到案结事了他倾尽所能,直到生命的最后。

作为法官,他对法律理解深透,用法娴熟,廉洁高效,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相兼顾;作为领导,他深谋远虑,顾全大局,关爱干警。他是法院的“军师”,是大家口中的“教授”,他是疑难案件的克星,是审判执行的调解能手,是我院干警的良师益友。

 

“一石二鸟”千万离婚案件完美落幕

2011年的一天,一名蒋姓女子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,冲上了法院办公楼的顶层,试图以自杀的方式威逼办案法官满足她的诉求。一时之间,原本平常的离婚案件成了热炕上的窝窝头,无人敢碰。这时候,也唯有吴汉雄可以临危受命了。

蒋某与余某本是共同拼搏的恩爱夫妻。后由于蒋某怀疑余某出轨而产生矛盾,直到感情破裂,无法挽回,但由于财产问题双方无法达成协议。为此,蒋某诉至法院,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,总额高达一千多万。而此时,为了威胁儿媳让降低离婚要求,余某的父亲以借款合同纠纷将其告上法庭。

蒋某的以死相逼,余某父亲又开始申请强制执行,问题的解决迫在眉睫。吴汉雄反复琢磨、绞尽脑汁,他希望可以想出一道两全其美法子,让矛盾顺利化解,作出一个合法、合理的判决。

作为法院的克难专家,吴汉雄表现来了他独有的多谋善断。他首先以余某父亲的执行申请涉及在审离婚案件的纠纷标的为由,暂不予执行,缓解案件的紧迫程度。同时,吴汉雄再千方百计找到蒋某的家人,一同劝说蒋某并耐心地与其分析案情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。经过多次的交谈,蒋某终于愿意再与余某谈谈。另一方面,为确定夫妻共同财产的具体数额,吴汉雄来回奔波于余家的几处产业以及银行、与余家有资金来往的工厂、商店和余某、蒋某所在的乡镇、村委等等。

看到办案法官如此关注他们的案件,如此奔波劳累。再加上吴汉雄核实涉案标的额时,间接让余某一家追讨回了不少债权,余家很是满意。渐渐地,双方当事人态度立场都开始变的缓和起来。

最终,余某与蒋某就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问题达成了协议,余某父亲的案件也以他的放弃执行而告终。尖锐的矛盾,在吴汉雄的不懈努力之下完美化解,两宗错中复杂的案件完美落幕。

案结以后,余家曾多次以各种方式要对吴汉雄表示感激,但他都婉言谢绝。他说:“办案是法官的本职工作,你们对我们工作的满意和支持就是最好的感激。”也正因为吴汉雄的“坦坦荡荡做人、公公正正办案”,使得备受当事人的尊重。

 

陈年老案终执行,吴汉雄安然离世

这是吴汉雄办理的最后一个案件,一起陈年老案的恢复执行。1994年,封开县金装镇农村信用合作社起诉黄某金融借款合同纠纷,封开法院依法作出被告黄某按时履行还款义务的判决。但由于黄某下落不明,也却无可供执行财产,案件一直无法执行。

直到2009年,此案恢复执行。封开法院依法查封了黄某的一处房产,并依法进行了拍卖。

然而,在房屋被拍卖后,黄某无论如何不愿意交付房屋。他以拍卖程序不当为由提出了被执行人异议,再向县、市、省有关部门反映当年案件在审判阶段对事实认定错误,他的债务属于赌债,法律不予保护。随之,他更是发出“谁住我的房子谁就得死”的恐吓,使得依法拍得房子的石某亦不知所措。

此时的吴汉雄是协助分管执行局的领导,为此他连续一个星期埋头于厚厚的卷宗与法条之中,把每一份法律文书、当事人说过的每一句话、案件的每一个细节都认真琢磨;把整个诉讼、执行程序与法条比对再比对。当他把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后,他把所有相关法律法规打印出来,亲自去到被告黄某的住所,尽管常常会吃闭门羹但吴汉雄依旧不放弃。经过多次的亲自拜访,黄某终于愿意见见这位锲而不舍的法官。交谈过后,吴汉雄了解到,被查封的房子几乎是黄某辛苦大半辈子的心血,房子对于黄某有着特殊的含义,说到这里黄某也不禁哽咽了。此时,吴汉雄默默地许下决心,债务要执行,但不能不顾年迈的黄某强制执行。

然而,此时的吴汉雄已日渐消瘦,身体似乎大不如前,但他却不增维意。他依旧为案件奔波,经过多次调解,案件终于有了新进展。黄某表示,只要不执行他的房子,他愿意支付债款;申请执行人金装农信社也同意接受此方案。于是,吴汉雄继续与买受人石某沟通,希望石某可以放弃拍得的房屋,相关费用全部退回。最终,被执行人黄某、申请执行人金装农信社及买受人石某一致达成和解协议,陈年老案执行终结。可惜的是,在他们三方签署和解协议时,吴汉雄已安然离世。

 

“广结友、实干事”,法院同事谈吴科

 “他很会为别人着想,很顾及当事人感受,也从不偏私,不收当事人一分一毛,所以很多当事人后来都成立他的好朋友。”

“他做人做事都很严谨、周全,坦坦荡荡的,所以他简直是朋友满天下。”

“虽然他是领导,但他什么都亲力亲为,难题都是他解决的。”

 “他知识很渊博,很怀念和他一起讨论案件的时候。”

“多亏了吴科,不然我那几年的工龄都知道怎么办回来”

“吴科长不在了,现在想听他上上课都不行了。”

尽管吴汉雄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,但是“吴科”却常常被法院的同事挂在嘴边。因为曾几何时,“找吴科”在封开法院也是很“风靡”的,大家遇到麻烦都喜欢找他帮忙。

与吴汉雄一同在南丰法庭10年的同事告诉小编:“吴科长真的是难得好法官,每一件案件他都是尽心尽力地去办,就为了追求双方当事人都满意。所以在南丰的时候连一些村民都很敬重吴科。而且因为吴科知识很渊博,很多兄弟单位遇到麻烦都会找他出谋划策,他朋友多,又肯为大家操心,大家都很尊重他。”也有年轻的同事说:“以前我们有什么难题都去找吴科,他很和善,很幽默,而且很关心我们。他阅历丰富,知道的信息也很多,现在他不在了,有时候遇到麻烦事突然不知道该找谁了。”还有同事半开玩笑说:“你们这群剩男剩女呀,以前老让吴科替你们操心,现在要靠你们自己多上点心了。”

 

吴汉雄不在了,再麻烦的事情,再复杂的案件都不能“找吴科”了。但吴汉雄事事以群众利益出发,真情服务群众的工作作风还在;他急群众之所急,竭尽全力做到案结事了的工作态度还在;他用心听民声,用心解民忧的工作方法还在。在我们为吴汉雄惋惜,怀念吴汉雄的同时,封开法院的同事们早已下定决心,“找吴科”变成“学吴科”,一同坚持司法为民,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。